当前栏目:饮食

音乐家坂本龙一打假,那位不存在的“中国徒弟”请自觉

2020-08-11 13:18:20    文/来自山西省古交市的网友投稿

来源: 新京报网 771

导读:本文是来自山西省古交市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音乐家坂本龙一打假,那位不存在的“中国徒弟”请自觉的内容介绍

日本著名音乐家坂本龙一,9月24日在社交媒体上以英文和日文的形式发了一篇通稿,声明自己没有收过弟子,如果有人打着这样的名号,那这人说的就不是真实的。通稿中更是直接指出:在中国有人自称是他的弟子。在微博输入坂本龙一的名字后,会有“坂本龙一 肖瀛”的联想词出现,经查,肖瀛是一名国内钢琴师,究竟是怎么回事?


坂本龙一的声明。

 

在国内网友的爆料截图中,能看到肖瀛的宣发稿中多次有“坂本龙一弟子”字样,肖瀛被疑“碰瓷”的行为还包括:音乐会名为“我与坂本龙一的对话”字样,坂本龙一名字上了现场演出海报(但实际上只是肖瀛个人的演奏会), “借鉴”坂本龙一某作品过多,被指要么抄袭要么未经授权使用……这些言行,或是促使坂本龙一发布通稿打假的主要原因。


在微信搜索“坂本龙一 肖瀛”,诸多演出信息都显示“肖瀛是坂本龙一的学生(弟子)”

 

据悉,肖瀛2016年曾赴美国拜访过坂本龙一,2018年两人在北京有过一次表演合作,除此之外,并无更多公开信息显示两人具备“师徒关系”。在中国的社交礼仪当中,对于同行业的前辈有尊敬之心,见面时称呼一声“老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怕是后来借这一面之缘进行一下有分寸的宣传,也可以理解。但“老师”的称谓可以单方面发出,而“师徒关系”的建立,则需要双方的互动与认可,见过面喊过老师之后就此贴上“师生”标签,这对对方来说无疑是一种绑架。


没有坂本龙一参与的“对话”。

 

坂本龙一打假,无非有两个想法,一是广而告之,公开解除这种绑架关系;二是在保护自己名声的同时也保护受众的利益——毕竟虚构出坂本龙一“在现场”的假象,不但让远在国外的坂本龙一莫名其妙背负责任,也让花钱购票的消费者多少产生一些上当受骗感。坂本龙一的声明发出之后,从此路归路桥归桥,清清爽爽,即便再有人借着“弟子”的幌子招摇,也不会有太多人相信了。坂本龙一的这个声明发表的还算及时,如果碍于面子保持沉默,时间久了更难说清。

 

肖瀛或者其背后的宣发或许会觉得委屈,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确实在国内的文化娱乐圈,有着一种怪异的现象,就是流行四处拜师,认真一点的,还会端酒敬茶搞个仪式,不严肃的,酒桌饭局上口头宣布一下就算收徒了。表面上看这是带有江湖味道的性情做法,其实背后隐藏着一种特殊的权力关系:老师借着“桃李满天下”的“美誉”巩固自己的身份地位,弟子则借着老师的名声与资源更便利地攫取现实利益……如果这次被蹭热度的是国内某位“大师”,则公开被“打脸”的可能性会小许多。


早期的新闻报道里尚且给弟子加了双引号。

 

国外所理解的师徒关系,多是建立于音乐院校等公共教育场所,而且会被单纯地限定于“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教与学”关系,不会掺和进中国式“师徒关系”里的亲情、江湖、权力等复杂元素。这件事里的当事人觉得在国内这么使用坂本龙一的名字与肖像权问题不大,而在坂本龙一看来则是忍无可忍,这本身也是东西方社交礼仪的一次冲突。坂本龙一的做法,不仅给肖瀛上了一课,也给那些热衷于强行认老师的人上了一课:学习老师身上的才华与努力精神可以,但不能无中生有,借不存在的师徒关系牟利。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说法的意思是,要像对待父亲那样尊敬自己的老师,哪怕他只教过自己一天。很多人把这个说法想歪了,觉得都“为父”了,靠老师的名声吃一阵子甚至一辈子都是理所应当的,恰恰忘记了考虑老师的感受。典故的意义在于明理,坂本龙一已经把道理讲得明明白白了,他不存在的那位“弟子”也当自觉,以后就别虚举那面不存在的“旗帜”了。

 

□韩浩月(专栏作家)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郭利

本文地址:http://m.gzpsw.com/yinshi/738329.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广州知事网移动端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广州知事网移动端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9条评价

来自青海省西宁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新帖报个到。
来自浙江省杭州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被小编盯上了
来自云南省曲靖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我来啦,找到部队
来自河北省安国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不是吧?
来自山西省汾阳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有特色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